离婚后,我们终于成了相敬如宾的夫妻

 原创 Demon DM说

 

 

什么才是婚姻该有的样子?

今天是我和大雄复合的第二个周年纪念日,我们带着孩子一起吃了顿大餐,回家把孩子哄睡后嘱咐了婆婆,我俩就又偷偷溜出去看夜场电影,把纪念日过完。

看完电影出来,夜有点凉,大雄把外套脱给我,然后牵着我的手散步回家。月光如水,他说:我们这样挺好的啊。

我说是啊。没人提复婚的事,因为好像没有那个必要了。

 

算起来,我们认识至今有五年了,谈了大半年的恋爱,就决定跟彼此过一辈子。于是我们像普通情侣那样,确定结婚日期,拍婚纱,筹备婚礼各种细节,各自老家以及共同工作的城市,三个地方三场婚礼,我们按照大人们的期望完成了那些“必要步骤”,终于生活在一起了。

抛开婚礼中的压力和摩擦,婚后小半年我们过着还算和谐的二人世界,那时候他的银行信贷工作还没有太繁忙,我初一美文在课余也能钻研钻研厨艺,柴米油盐似乎也没有吞噬我们的生活,我们都感觉平淡且幸福文章有哪几种类型

然后宝宝就突然来到我们的世界,大雄对此比我意外,因为他似乎还没做好当爸爸的思想准备,可我是妈妈,当得知有个生命孕育在自己身体里,那种感觉是神奇而美妙的,甚至有点神圣。

不管心态如何,怀孕初期的剧烈症状还是摧毁了我一部分耐心,而恰巧大雄银行的业务因为需要拓展而增加了很多应酬。这意味着,当我翻江倒海吐完终于把自己哄睡,又要被醉醺醺刚回来的他吵醒。慢慢的,我们开始因此吵架。到后来我们形成默契,他晚归的话就会到客房睡。

过了孕吐,我们的关系似乎缓和了一些,肚子越来越大,我们就开始筹备生产及孩子出生后的大小事务。矛盾不多,但也还是有的,比如在哪里坐月子,请不请保姆之类。虽然意见有较大不一致,但大雄看我这会一个顶俩,所以最终都会妥协。

临盆前一个月,大雄银行有个外派学习的机会,这对他的职业生涯来说,显然十分重要。但是,我认为这个时候,家里更加需要他,所以希望他不要在这时离开。大雄纠结了很久,他家人态度很强硬,要求他必须去。最后,他还是走了,虽然他答应,生产的时候会回来陪我,但这还是让我有些失望。

宝宝顺利出生,生完第二天,大雄就回到学习地点。因为学习任务也十分繁重,加上刚生完孩子,我的状态还没调整好,所以我们的时间总是对不上。缺乏关心,睡眠严重不足加上婆婆对我生女儿的态度有点淡漠,于是我对这段婚姻,对他这个人,都产生了强烈的质疑,我承认,我变得患得患失,变得情绪难以自控,变得暴躁。然后我们就在极少数的通话时间里,渐渐恶语相向,然后我们的通话就更少了,到后来,他申请视频,基本都是为了看女儿。

我以为等他学习回来,一切会好转。但我错了,他回来后,我就从娘家搬回来,而婆婆也开始接手帮忙照顾宝宝,传统和现代的育儿理念的碰撞,大雄新的岗位更繁重的任务,让我反而更加孤立无援,因为一旦我和婆婆观点不一致,他为了平息战火总是站在婆婆那边。而我也不能忍受他天天在外不断应酬,于是开启电话轰炸模式。

日子真的没法过下去了,那时候我们都这么觉得。于是我们的婚姻在维系不到一年半就走向了终结。

 

后来呢?

离婚后因为照顾孩子的需要,我们就继续来往。他搬走了一阵,可能也反省了这段糟糕婚姻中自己的问题,而我,也慢慢从低落的情绪中走出,回头看看自己的行为,仿佛那是别的什么人做出来的,一点都不像自己。

再后来,我们的育儿理念慢慢一致了起来,他好像适应了新的岗位,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回归到我们的生活当中。两年前的今天,他给孩子换完尿布后,抱着孩子唱着歌晃悠在我身边的时候突然问我:“我能搬回来吗?我想继续照顾你们母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