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一句简短励志 描写恐惧心理的片段

1、我蜷缩着坐在沙发上,电视开着,却无心去看。我心里想:“爸爸妈妈下班这么晚啊!家里会不会闹鬼啊!我有不祥的预感。”我的恐惧让我不停的发抖。突然,窗帘飘了起来,我叫了一声:“啊,救命啊!谁来救救我!!”我定下神来,仔细一看,原来是我忘记关窗了啊!这下让我虚惊一场。

 2每日一句简短励志、周围黑漆漆的,我看不见任何的东西,仿佛笼罩在身旁的黑暗就要将我吞噬,我有点发慌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该逃吗?可是好像永远也逃不掉那永久的黑暗。突然的什么冰凉的液体掉落在我的脸颊,冰冷渗骨,原来下雨了啊。黑暗,那吃人的黑暗,我淋着雨迷茫在漆黑的夜里,脸颊湿了,不是雨水是我自己懦弱的泪水,为什么我逃不了,怎么走都是黑,我好害怕但是我该怎么办,周围没人,救命?可又有谁能救得了我?我贴着墙蜷着身抖得直哆嗦,夜……黑了……谁来救救我……

 3、我回头一看,只见一个身材瘦小的人正比划着向我跑来。他高颧骨,凹眼睛,嘴向外突出,脸又窄又瘦。追**啥 哎呀!我的妈!他是不是坏人 我心一慌,抱着提包跑了起来。此时,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,再回头一望,那人追得更凶了。尤其是他那怪叫声使我毛骨悚然,心提到了嗓子眼,我没命地跑起来。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嘴唇也颤抖起来,我哭了。突然,我脚一软,摔倒在地上,提包甩出老远。我拼命地想爬起来,可是人已经站到了我的面前。“完了,他要杀我了。”我想。只见他手里拿着一件黑乎乎的东西,好像是匕首。我惊恐地望着他。可是,他并没有伤害我的意思,却把我扶起来。这时,我才惊奇地发现他手里拿的竟是我的钱包,同时,我发现他原来是个聋哑人。真是虚惊一场。 

 4、我站在跳台上,向台下一看,只见下面水花飞溅。我好像是一个巨人,周围的建筑物都变得矮小了,像被我踩在脚下似的。湛蓝的跳水池水平如镜,水池边的建筑物像玩具一样,显得特别矮小可爱。哈哈,我是一个巨人了。但转眼一想:从这么高的跳台跳下去会不会淹死呢 想到这里,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,刚才那股高兴劲儿,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 奥雷良诺·特里斯特站在门槛边,等灰雾消散后,猛然看见客厅正中一位瘦骨嶙峋的女人,穿着还触动心灵的美文是上个世纪的服装,秃脑袋上残存着几绺黄发,她长着一对大大的、依然很美的眼睛,眼睛里最后的一丝希望的火花早已熄灭,脸上的皮肤由于索然无味的孤独都裂开了口子。奥雷良诺·特里斯特被这另一世界的景象吓得浑身颤抖,几乎没顾到那女人正用一支老式的***枪对准他。(马尔克斯《百年孤独》)

 赏评:这一段主要是描写引起恐惧的外在对象,通过对客厅中一个女人的身形、服装、头发、眼睛和皮肤的细致刻画来塑造一个令人恐惧的形象,特里斯特“吓得浑身颤抖”便完全可以理解了。

 突然,俺听到了一声冷笑,就像月黑天从老墓田的黑松林子里传出的夜猫子的叫声,令人心惊胆战。俺的身体,顷刻间就凉透了,各种各样的念头和欲望,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。这个老东西,还是个人吗?是人能发出这样子的笑声吗?他不是人,肯定是个魔鬼。(莫言《檀香刑》)

 赏评:这一段主要从人物的内心体验来直接描绘恐惧,无论是对这一声冷笑的瞬间联想,还是对身心状态的描摹,抑或紧促的反问质疑,都传神地写出了人物的恐惧之态。

 夜黑到发紫,星星亮得像一些细小的白点。在京郊时我常和铃子钻高粱地,对夜比一般人熟悉得多。这是险恶的夜,夜空紧张得像鼓面,夜气森森,我不禁毛发直立。

 在这种夜里,人不能不想到死,想到永恒。死的气氛逼人,就如无穷的黑暗要把人吞噬。我很渺小,无论做了什么,都是同样的渺小。但是只要我还在走动,就超越了死亡。现在我是诗人。虽然没发表过一行诗,但是正因为如此,我更伟大。我就像那些行吟诗人,在马上为自己吟诗,度过那些漫漫的寒夜。(王小波《黄金时代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