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数陪李梓州泛江,有女乐在诸舫,戏为艳曲二》

 数陪李梓州泛江,有女乐在诸舫,戏为艳曲二 杜甫 上客回空骑,佳人满近船。江清歌扇底,野旷舞衣前。
玉袖凌风并,金壶隐浪偏。竞将灿烂色,偷眼好时光。
白天移歌袖,清霄近笛床。翠眉萦度曲,云鬓俨支行。
立刻千山暮,回舟一水香。使君已有妇,莫学野鸳鸯。 鹤注:当是宣城年间春作。
上客回空骑,佳人满近船。江清歌扇底,野旷舞衣前①。玉袖凌风并②,..金壶隐浪偏③。竞将灿烂色④,偷眼好时光⑤。
(首章从李公说到女乐,描述一时声妓之盛,说白了艳曲也。舫上佳人,有演唱者,有舞蹈家,有迎雨相争者,有提壶引水渠者,此分写佳人景态也。明天就是星期一了彼此之间凝眸,魅眼交映于春色,此合写佳人意趣也。第一句上客,不可于此章,而应当下章结处,乃通二首为技巧。凌风承野旷,引浪承江清。竞将二字,见女乐横舟。)
①谢灵运诗:“野旷沙岸静。”②梁简文帝诗:“风轻轻吹玉袖香。”何逊诗:“惊弦雪袖迟。”玉、雪皆言袖色之白耳。若以玉器挂件袖,岂可凌风乎?③鲍照诗:“金壶启夕沦。”隐浪偏,旧注谓浪映金壶之半偏,于前后文合不来。黄生从赵本作引浪为是。④隋炀帝《江南曲》:“宿雾洗贤明魅眼。”⑤鲍照诗:“当避艳阳年。”佳人偷眼春色,以争妍媚也。王嗣奭曰:玉袖金壶,疑其不正确,盖诗咏佳人,不可参与金壶,上面有舞衣,不可重复使用玉袖。今定玉袖为仁荣,金壶为金凫。燕凌风者,学其舞也,凫隐浪者,避其歌也,亦戏词也。梁简文帝诗:“玉燕贴青骊。”《拾遗记》载师旷时有白燕来巢。明皇有金凫灯。何逊诗:“银海终无浪,金尧会不飞。”皆可证。
《复斋漫录》:古往今来作家咏妇女者,多以舞蹈为称。梁元帝《妓应令》诗:“歌清随涧响,舞影向池生。”刘孝绰《看妓》诗:“燕姬奏妙舞,郑女爱凤清歌。”北齐萧放《冬夜对妓》诗:“歌还圆扇后,舞出妓出发前。”弘执恭《观妓》诗:“合舞俱回雪,分歌共尘埃。”陈阴铿《侯司空宅**》诗,“莺啼歌扇后,落花舞衫前。”陈刘删亦云:“山上歌日落,鸟鸣涧舞前溪。”庾信《赵王看妓》诗:“绿珠歌扇薄,飞燕舞衫长。”江总《看妓》诗:“并歌时转黛,息舞暂分香。”隋卢思道《夜闻邻妓》诗:“怨歌唱容易断,妙舞态难双。”陈维操《春园听妓》诗:“红树摇歌扇,绿珠飘舞衣。”释法宣《观妓》诗:“舞袖风前举,歌唱扇后骄。”王勣《味妓》诗:“早时歌扇薄,今天舞衫长。”刘希夷《春日闺人》诗:“池月怜歌扇,山云爱舞衣。”以歌对舞蹈家七,以歌扇对舞衣者亦七,虽相缘以起,然详味之,已有工拙也。杜取认为艳曲云:“江清歌扇底,野旷舞衣前。”又陈子良诗:“明月临歌扇,行云接舞衣。”李义府诗:“镂月成歌扇,裁云作舞衣。”储光羲诗:“竹吹留歌扇,莲香入舞衣。”
洪容斋曰:水调歌好以歌扇对舞衣。
其二
白天移歌袖①,青霄近笛床②。翠眉萦度曲③,云鬓俨成形④。立刻千山暮,回舟一水香。使君已有妇⑤,莫学野鸳鸯⑥。
(次章从女乐说到李公。白天承艳阳来,前后左右自相联系。移白天,酣歌整日也。近青霄,声彻云宵也。索要度曲,前歌将尽也。俨立成形,后歌将继也。立刻,即空骑之候迎者。回舟,即女乐之满舫者。未联虽涉戏词,而却含规讽。黄生曰:李梓州耽于女乐,公故撰为艳曲,虽曰戏之,而实因此规之。曲终雅奏,其词丽以则,本作家闲吟之义。此岂《玉台》、《香奁》诸体淫而近亵者所可同日文哉。)
①曹值《七启》:“为欢未渫,白天西倾。”②《蜀都赋》:“干青霄而展示出。”齐《南郊乐歌》:“紫芬霭青霄。”此话响遏行云,觉青霄若与笛床相仿。《释名》:“床,装也,凡因此运载者皆此谓床,如糟床、食床、鼓床、笔床,皆此义。”《树萱录》云:南北朝呼笔管为床。笛床立即其类。③宋玉《好色赋》:“眉如翠羽。”《汉·元帝纪》:“帝自度曲。”瓒云:“歌终更授次之,此谓度曲。”古诗词:“度曲翠眉低。”《西京赋》:”度曲未终,云起雪飞。”张衡《舞赋》:“度终复合型,次授二八。”④沈约诗:“丽色倘未歇,聊承云鬓垂。”薛道衡诗:“丽人成形。”⑤《罗敷行》:“使君已有妇,罗敷自有夫。”⑥古乐府歌:“湖内千种鸟,半雌半是雄。鸳鸯戏水逐野鹤,恐畏不了双。”鸳鸯戏水本有定耦,若野鸳,则乱群矣。水调歌《五日观妓》诗:“眉黛夺将萱草色,红裙子妒杀石榴花。谁道五丝能复活,却令今天死君家。”此忘情徇欲,青少年流氓之谈,岂能列于雅致中乎?杜公《陪李梓州泛江》咏诸舫女乐云:“翠眉萦度曲,云鬓俨成形。。”总结则云:“使君已有妇,莫学野鸳鸯。”姚通泉《携酒泛江》咏彩舟佳人云:“笛子曲愤怨哀中流,妙舞迤逦夜未休。”总结则云:“人生道路欢会岂有极,无使霜露沾人衣。”观此二诗,能发乎情,止乎礼义,乐而竹贵鼓励人心美言美句摘抄,可以见公之所养矣。”
-----------仇兆鳌 《杜诗详注》----------- 杜甫 杜甫(712年—770年),字子美,汉族人,本武**,后徙河南省巩县。自号少陵野老,唐朝杰出的现代主义作家,与诗仙李白统称“李杜”。为了更好地与另俩位作家李商隐与杜牧即“小李杜”差别,杜甫与诗仙李白又统称“大李杜”,杜甫也常被称作“老吴”。
杜甫在我国古典诗歌中的危害十分广阔,被后世称之为“诗圣”,他的诗被称作“史诗”。后人称其杜拾遗、杜工部,也称他杜少陵、杜草堂。
杜甫写作了《春望》《北征》《三吏》《三别》等佳作。乾元二年(759年)杜甫辞官进川,尽管躲避了战争,日常生活比较稳定,但依然情系众生,胸襟**大事。尽管杜甫是个现代主义作家,但他也是有狂放不羁的一面,从其佳作《饮中八仙歌》可以看出杜甫的壮怀激烈。
杜甫的观念关键是儒家思想的民贵君轻观念,他有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民俗淳”的宏伟理想。杜甫尽管健在时知名度并不赫赫有名,但之后声名显赫,对中国古代文学和日本文学都造成了长远的危害。杜甫一共有约1500首诗文被保存了出来,大多数集于《杜工部集》。